你从田野来,本色从未改
嘉华在线平台 3周前 阅读:63 评论:0

  你从田野来,本色从未改
——追记国家一级编剧、共产党员黄士元

  黄士元把身边一个个具体的人物形象搬上了舞台。本报记者 郭红松绘

《我想对你说》

《黄士元最后的时光》

  【大写的时代·大写的共产党员】 

  “你从田野来,本色从未改,常德丝弦花鼓戏,老百姓为你喝彩……”一个人离去了,可湖南省常德市的老百姓有千万个舍不得,他们仍然深情传唱着这首歌。2019年3月1日20时,中国共产党员、国家一级编剧、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图书馆退休干部黄士元在与肝癌搏斗157天后,永远离开了艺术与生命的舞台,享年76岁。

  2018年9月26日,黄士元被确诊为肝癌晚期。在他住院治疗的日子里,曾多次报道他的本报记者赶赴常德,在病房里与他聊艺术、谈人生,记录下这位人民艺术家最后的时光。

  1.好作品从哪里来

  ——板车拖出来,扁担压出来,从平凡生活里来

  2018年10月23日上午,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13病床。

  病床上架着一块小木板,黄士元正埋头写作。

  记者:“您歇歇吧!”

  黄士元:“时间宝贵,我活一天,就得写一天。”

  黄士元是常德鼎城区十美堂同兴村人,他从14岁那年开始学写剧本。劳作间歇,农民坐在田埂上聊天,他一边听,一边想,在工分本的反面记下带泥土味的故事。

  农民——电影放映员——县花鼓戏剧团党支部书记——区图书馆馆长——黄士元戏剧曲艺创作工作室主任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60多年,身份在变,目标没变——坚持写农村、农民、现实题材,写老百姓喜爱的花鼓戏、渔鼓、常德丝弦、常德小调……他创作并上演的戏剧曲艺作品达1000多件。《山里哥哥山里妹》《旋转的钞票》等十多件作品在北京演出,《生在潇湘多自豪》在联合国总部演出。群星奖、牡丹奖、飞天奖、曹禺戏剧奖、牡丹亭奖、田汉戏剧奖、“五个一”工程奖……先后获各项大奖49个。

  鼎城区十美堂83岁的民间艺人聂其山从老家赶到病房探望。黄士元高兴地打招呼:“嘻队长来了。”

  原来,黄士元创作的农村题材大型花鼓戏《嘻队长》中主人公生活原型就是聂其山。

  大热天,聂其山去黄士元家常串门,只见黄士元双脚泡在水桶里,一手握笔,一手摇扇。晚上蚊子太多,黄士元就躲到蚊帐里写。《嘻队长》成型后,在聂其山家开的酿酒作坊里,聂其山一边烧火蒸酒一边听黄士元读剧本。

  “那年三月桃花开,喜鹊喳喳媒人来。红线一牵两相爱,爱情的种子心里埋。你巧送斗笠怕我晒,我暗送花伞你打上街。农村里没有公园游菜园,手牵瓜藤走拢来……”

  妙趣横生的句子合着灶膛里的火焰噼啪作响。《嘻队长》1985年搬上舞台,半年就巡演了120多场。1986年6月,全国现代戏研讨会在湖南长沙召开,《嘻队长》亮了相。之后,《嘻队长》在首都人民剧院演出,甚至到中南海怀仁堂汇报演出,好评如潮。同年,《嘻队长》获中国文化部特别奖,文化部组织首都戏剧界代表集会,听取黄士元及剧组代表作经验介绍。

  有思想、接地气的好作品喷涌而出:《旋转的钞票》抨击金钱对人性的冲击;《待挂的金匾》揭露官场的腐败;《枕头风》吹出廉政务实新风;《特别新娘》倡导和谐的婆媳关系;《未办完的生日宴》讲述交警曾照文扶贫帮困、舍身救人的事迹……

  黄士元说:“年轻的时候,我在门前搭了个凉棚,方便乡亲们喝茶歇脚。乡亲们说感谢我,其实我更要感谢乡亲。好多素材,就来自那个凉棚。”

  县电影队来到十美堂镇水利工地放电影。白天,黄士元走进工地挑土、挖沟、推车,收工后把观察收集的故事制成幻灯片。电影队在工地播放5天,每天都有新内容。每当电影队赶往下一个放映点,工人们都要围过来道谢,感谢他给大家带来欢乐。

  黄士元县城的家里铺着瓷砖,乡亲们来家里做客时,他不准乡亲们脱鞋:“我就喜欢你们留下泥土的印记!”黄士元时常带着纸笔,到车站、码头、菜市场等人多的地方看热闹。扶贫英雄王新法去世后,年过七旬的黄士元深入山高路陡的石门县薛家村搞创作,与百姓一起流泪。

  “只要你留心,处处有好戏。我正写一部医德医风题材的戏《哎哟湾的笑声》。你看护士的脚步轻盈无声,但一路小跑,尤其危重病人来了,争分抢秒,让人感动。这回住院又有新收获。”黄士元这样说。

  记者不忍心打扰,起身要走。黄士元却挽留:“没关系,再坐一会儿。医生让我少说话,可我还有很多话想说,希望告诉更多的文艺工作者。我们到底为谁创作?是为广大人民群众,还是为了少数人,甚至只为自己?方向一不对,努力就白费。好作品是板车拖出来,扁担压出来,是从人民的平凡生活里来。所以说啊,金奖银奖,不如老百姓的夸奖。”

  2.好艺人什么样

  ——做好人,演好戏,写好文

  2018年10月31日下午,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  “坚持写下去!”病床旁,一个戴口罩、帽子的小伙子正在聆听黄士元讲话。

  同病区3床的欧进,30岁,患有严重的黄疸肝炎,一度情绪低落。

  黄士元出现在欧进的面前:“小伙子,我的病比你厉害多了,我都整天乐呵呵的。你想开些嘛!”

  得知黄士元是著名的剧作家,欧进想拜师学艺。黄士元大喜:“把作品拿过来瞧瞧。”

  欧进拿来一叠自传体手稿。

  黄士元认真阅读,精心辅导:“什么是‘五镜创作法’?用‘显微镜’发现生活中的变化与差异;用‘透视镜’透过社会表面看本质;用‘反光镜’把握社会前进的脉搏;用‘望远镜’提炼生活,立意高远;用‘哈哈镜’让群众在笑声中反思问题。”

  隔壁病房的病友也插一嘴:“黄老师时常给我们讲笑话,鼓励我们战胜病魔。”

  黄士元笑了:“修堤夯土,会喊劳动号子,鼓舞士气。如今我们在医院治病,也要一股子精气神呢。”

  黄士元兴致勃勃地唱起劳动号子:“打硪的同志哎,嗨呀嚯嗨,齐心嘞干嘞嘿,修好那个大堤呀歪呀歪滋哟,保丰年嘞嘿……”

  歌声苍老有力,震撼心灵。

  22时,这栋病房的三楼出现了这样的场景:3病床和13病床的两盏灯还亮着。一老一少,两支笔都在不停地写啊写。写的是生活的梦想,生命的礼赞!

  74岁的农民作家黄士英,右眼几近失明。得知黄士元住院了,焦急地从鼎城区芷湾村摸摸索索走了两公里,来到公路旁乘客车到医院。

  流着眼泪,黄士英告诉记者:“相识34年,他一直在帮我。有一年我创作的《谷酒飘香》参加比赛。我看黄老师与评委们熟,便悄悄提议在评奖时关照一下。黄老师点醒我:‘《谷酒飘香》这戏,批评的就是找关系走后门,咱们可不能写一套做一套啊。’黄老师说得对,作品即人品。我们不能为名利而创作。2017年5月,黄老师被评为敬业奉献类‘中国好人’,他是我们学习的楷模。”

  前些年,一家电视台请黄士元写节目,台词要有调侃电视台主持人的元素。黄士元谢绝了。他对记者解释原因:“节目过度娱乐化,有点媚俗,我不喜欢。”当年歌舞厅演出盛行时,商家代表登门,愿出高价请他写点带“色”的小戏。黄士元板着脸将代表赶出门。

  据有心人观察,黄士元创作的一千多个节目中,没有一个低俗的情节,没有一句粗俗的语言。

  黄士元一家居住的是30多年的老房子,面积不到70平方米。他以此为荣:“辛辛苦苦一辈子,呕心沥血爬格子。一没大房子,二没小车子,三没存票子,留下几个小本子。”

  黄士元用颤抖的手在记者留言本上写道:“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必须把好的精神输送给人民群众,决不能用低俗的作品去毒害人民群众,要保证人民群众的心灵充满阳光。”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嘉华在线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相关推荐